库KIKI

这个号就专门来关注人

【威冲】 谎

符·号:

x近日练笔,渣
xooc我的
x很短,应该可以看懂(自以为(有哪没理解的直接评论问x
x第一人称,原创人物





—————————

他蒲扇似的睫毛微微颤动,细小的微尘精灵在上面跳舞,待适应了强烈、刺眼的光后他缓缓睁开了眼,眉眼干净的少年带着不谙世事的茫然,迷茫而又困惑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我放下手中的单子,尽量让自己笑的更亲切一些——我承认,在这方面我确实还有点欠缺,“啊,你醒啦?感觉怎么样?”

“你是谁?”眼里迷惘消散,他哑着嗓子开口,仿佛下命令似的问,“我……是谁?”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但脸上仍挂着笑,“啊啦?你不记得了吗?这真是糟糕透了,您是…冲田总悟,冲田先生哦。”

冲田……总悟?

这个名字在舌尖滚了一圈快要吐出来时又被他死死压回去,他下意识的不想把这名字念出来,好似一旦念出来就会有什么会改变一样,同时他感觉到一股很浓重的悲伤像黑而沉的海水一样铺天盖地的涌上来,然后是愤怒,点燃了鲜血,熊熊的火焰灼烧着他的四肢百骸,但席卷着夜色的激烈海潮依旧冲刷着他的灵魂,在脑海深处尖锐的叫嚷,混乱不堪。但这种感觉很快消失了,仿佛只一个呼吸间,海潮退去,他的心又重新平静下来,宛若一潭死水。

“你想起来了吗?”我指了指桌子上的一个小小的酒杯,“您说要尝一尝这杯酒,我还来不及提醒您这酒后劲大您就睡了过去……啊不用担心,您只睡了一小会。”

“……”他的眼眸里闪过复杂和烦絮,没有应声。

“您想起来了吗?”我又问了一遍,这次把调子拉的极缓,带着些轻柔的安慰。

“我为什么在这里。”他抿了抿唇。

我给他倒了一杯白开水,递到他面前,等了一会后他也没有伸手接过的意思。我耸了耸肩,不在意地拿回来自己灌了一大口,清了清嗓子才开口,“您说您是个外科医生。您的恋人神威因病过世了,而您在日复一日的思念中苦不堪言,而我,适才正在听您讲述。”

我掂量了一下他对冲田总悟的熟悉程度,话点到为止,多说反而坏事。

果不其然,他在微微皱了一下眉后,眼里染上漠然,渐渐从他的脸上难以辨别心绪——很好,这已经接近了。

我满意的笑了,掐着点下一剂猛药,“您还要继续清除记忆吗?我的客人。”

他站起身,椅子脚与地面相互摩擦发出尖锐的声音,“不需要。”额前细碎的栗发有些遮住了他的神情——但这已经无所谓了。

他推门离开。

我拿着他留下的卡,喜滋滋的掏出单子,在“神威”一栏打了一个小小的钩。

呵、可悲的爱情。


门被推开了。

我头也不抬,用甜腻而蛊惑的声音欢迎我的下一位客人。

“欢迎来到'谎言屋',无论是选择'遗忘',还是'找回',只要有钱,我可以通通——帮您办到呐,为您挑选最让您满意的'真实'记忆是我的,荣幸哦。”

—————————————————————

缅怀一个人最可悲也最有效的方式,是把自己活成他的样子。